“俺們仨”終于跨過這個年

更新日期:2022-02-17瀏覽次數:10


根據中國傳統習俗,元宵節過后才算過完年,我們也終于將那個有些恐懼的“年”送走了。

2021年是疫情的第二年,口罩、限制通行、封城和封閉小區,獲得、失去、釋懷……是大多數人生活常態。

讓我們近距離感受疫情的恐怖,是女兒7月份歷經艱辛考到揚州工作后。揚州以特殊的方式迎接了她,完成“國培”回揚的第二天,小區就被全面封控了,他們因為沒有儲備足夠的食物,一度被饑餓折磨,經過十余輪的核酸檢測,封城40余天后,揚州終于解封,我們也結束了恐懼和擔憂。

第二件讓我們全家恐慌的是先生。在學院工作的他,開學后第二天,因為工作太累積勞成疾,血壓驟升至200/140mmHg,從樓梯摔下。所幸,沒有顱底骨折,也沒有顱內出血,只是骶尾骨骨折了。住院期間,又發現血糖也高了。好在經過我們醫院心內科、內分泌科、骨科等聯合治療,各項指標基本達標出院。這段時間,我的生活重心就是遵醫囑、督促先生服藥、調整飲食結構,既要控制血壓、血糖,還要保證蛋白質供給,以保證骨折愈合。4個半月后,骨折基本愈合,血壓血糖也在可控范圍。

第三件讓我終生難忘的是12月初的傍晚,我毫無征兆摔跤了,而且,伴隨我50余年的兩顆門牙也被折斷。折騰4次后,我的斷牙,終于被我們醫院口腔科整好了。

每次整牙不打麻藥時,口腔科鮑醫生和護理同仁都告訴我,受不了就舉手示意,我們會停下來,或再打麻藥等。我都默默的忍受了,我想,罪受完了,我們的苦難也就結束了??邕^陽歷年,我的牙齒整好了,陰歷年,我基本能用假牙吃東西了,除了不能啃硬東西,它幾乎不影響我的生活。

回首這一年,“俺們仨”經歷了恐懼、疼痛和焦慮,但沒有一個人選擇退縮和放棄,而是彼此鼓勵和關懷。在收獲親情的同時,也逐漸對痛苦釋懷。雖然,女兒在中高風險地區,但他們一家一直都是綠碼,疫情后期,他們都做了社區服務志愿者,女兒、女婿雙雙被揚州市委評為“優秀志愿者”。疫情讓我們深刻領悟什么是“命運共同體”。我和先生先后摔倒讓我們深刻理解什么是“禍不單行”,把我們的經歷寫出來既不是自揭傷疤,也不是賣慘。我深信,雖然大多數人沒有經歷過這些痛苦,但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各自的不易,跨過了,就一頁翻過。

為此,我和先生、女兒一起重新看了《沒有過不去的年》,得出的結論是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就沒有過不去的坎。我們和大家一樣堅信醫學專家對“新冠肺炎”的預判,3月份,疫情基本結束,人們又可以恢復正常的社交和生活。春天來了,冬天遁去,等待疫情結束,我們將在新年乘坐時光列車,“看盡世間繁華,看遍錦繡河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退休職工  袁靜秋


久无码久无码av无码